有些时候我做的不合常理,那是因为我怕极了。怕恋人离去,怕朋友远走。恐惧延伸至内心,作祟于内心,沿着血液游走,直至大脑僵化,不受控制,乱说一通,胡作非为。

六月的天孩子的脸

评论